近日,江西貴溪市白田鄉蘭田村黃源塢村小組3名小學生意外落水,一名學生獲救,二名學生失蹤。後有網友爆料稱,救援現場有幹部為避免趟水叫同事背其過河。經查,被背幹部為貴溪市政府辦副主任王軍華,目前已被免職,引發熱議。(6月23日中國新聞網)
  看到這條新聞很多人都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穿越感,沒錯,就在去年的10月份,浙江餘姚某鎮領導下鄉視察水災,該領導因穿高檔鞋子,迫不得已由年近六旬的村書記將其背進災民家裡。此事經某網友微博爆料之後,網絡輿論立即對該領導進行口誅筆伐,從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等角度將該鎮領導批一無是處,甚至被網友定義為騎在群眾的頭上作威作福官老爺,儘管當事人辯解“雙方很熟,背人時有說有笑”都沒有讓輿論冷下來,最後該領導遭受免職才將輿論平息。江西的這起被背遭免職事件與浙江雷同事件最大的不同是:浙江的是被爆料之後輿論強烈譴責之後,被背者被免職,而江西的卻是被免職之後才被輿論關註。
  江西這起被背者遭免職應該是懼怕遭遇浙江雷同事件的輿論壓力,於是乎媒體剛關註輿論尚缺席時就索性直接免職,本以為這樣做就可以平息一切。江西這種“防患於未然”的“明智之舉”卻折射新聞慣性突破制度的剛性,作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應該接受輿論監督,但是不能向輿論妥協,一味地接受輿論審判。對機關幹部的處分應該依照制度按照程序進行,無論是免職還是開除都要有法可依,翻遍《公務員法》、《公務員處分條例》的所有條款都無法找到“讓同事背著趟水”就要免職的依據。
  網民們通過輿論的譴責讓公權力屈服,從而超越制度讓涉事幹部免職,看似是輿論審判的勝利,其實無論是輿論審判導致的處分還是因為新聞慣性導致的處分都是在破壞制度。殊不知,網民輿論審判勝利的狂歡正是給“不依法行政”埋下種子,非理性的網民們不能一邊揮舞道德大棒讓公權力突破制度向輿論投降,又一邊抱怨權力沒有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在任何公權力不遵守制度的事實面前,我們需要的都是警惕與質疑,而不是看到官員遭殃就欣喜若狂、幸災樂禍。
  任何批評都是有邊界的,這個邊界就是不能超越法律制度,法律與制度向民意妥協、新聞慣性突破制度的剛性都與現代法治理念背道而馳,如果任何關於領導幹部的批評都以讓其接受超越法律制度的處罰為目的,那這些批評者自身就是公平正義的劊子手,遺憾的是更多的人喜歡做一個不羈的審判者而不願意做一個法律制度的捍衛者。面對這條“被背者遭免職”的新聞,我們最應該做的就是質疑免職的依據是什麼,而絕不是幸災樂禍!
  文/劉勛  (原標題:“被背遭免”警惕新聞慣性突破制度剛性)
創作者介紹

宅修

ok54okhm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